如此敬业?活着的医生vs殉职的英雄

  2017年12月16日凌晨,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外科医生方培虎,在值班室内猝死,年仅31岁IDe。

  此事当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没想到一个多月后,却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当地区卫计委做出了《关于在全区医疗卫生系统开展向方培虎同志学习活动决定》。


  对此,很多医生狂喷:不学,要好好活着!

  此前,对于这种宣传,顶多有人在网络留言板块,发点牢骚,吐吐槽。像这样公开在媒体表示“不学”上级文件精神,尚属首次。

  甚至有人为这些“抗旨”医生们捏一把汗,认为他们“反抗”,会不会违背“敬业”这一核心价值观,从而在道德上被遣责,在舆论上被鞭挞,在实际工作中被“穿小鞋”1 6 3 n v r e n c o m

  但人们很快便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高调发声力挺“不学”医生们,并批评当地卫计委这种“号召”具有“冷血意味”。

  这着实有些出人意料。在很多人惯性思维里,有人殉职了,主管部门号召同行学习他们奉献与牺牲精神,正如国家卫计委回应媒体关切时所说,“相信六安市裕安区卫计委本意是号召医务人员学习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精神”,这种基于善意号召,无功便罢,又何错之有呢?

  在解决这一困惑之前,我们不妨先粗略了解一下近段时间殉职情况。

  2017年12月30日7时16分,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人民医院呼吸科副主任赵变香,连续工作18小时后,查房时倒在病房

  经抢救,终因动脉血管破裂,不幸离世。

  2018年1月23日,青海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外科大夫郭庆源值完夜班后,出现胸闷、心慌、气憋等症状,经同事为他检查,初步排除心梗。

  就在同事为其办理住院手续时,他突然出现抽搐症状,后经4小时抢救,不幸离世。

  除医生外,其他岗位殉职情况也不少。

  比如警察原文

  2017年12月12日下午2时半,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民警靖长兴在工作岗位上突发脑溢血,自行到武汉市九医院治疗时,倒在了该医院大门口,倒在了闻讯赶来护士妻子石红霞眼前,再也没有醒来。

  2017年3月12日,重庆市公安局大渡口区分局跃进村派出所民警在赶赴湖南长沙抓捕一电信诈骗团伙成员时,突发心脏疾病,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年仅40岁。

推荐阅读:泣血恋人变兄妹,打拐归来“让爱作主”

  再如消防员。

  2018年1月20日,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消防大队消防战士吴俊寰在威远县镇西镇中心村12组民房救援火灾中,在火场搜救被困群众时,不幸被房屋土砖混合墙倒塌埋压,伤重医治无效,壮烈牺牲,年仅31岁。

  ……

  这些不幸殉职或猝死者,他们和你我一样,吃五谷杂粮,食人间烟人1 6 3 n v r e n c o m。

  他们是父母儿女,是配偶爱人,是儿女爸妈,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活生生人。

  笔者很想知道,殉职之前,他们受关注、被肯定机率有多大?

  令笔者沮丧是,殉职前,他们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然而,因为普通与平凡,他们敬业就没有被发现吗?因为他们还健康地活着,他们就不能被广泛关注、被极力肯定、被隆重褒奖吗?

  为什么非得等到他们倒在了岗位上,他们才会被发现、被膜拜?

  笔者想,以上这些,就是卫计委“学习文件”被狂喷理由。

  其实,真不是非得等到牺牲之后,才值得宣传,才会引起受众共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如此敬业?活着的医生vs殉职的英雄